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魏宫廷

第1238章:首战:零败绩vs零败绩(三)【二合一】    文 / 贱宗首席弟子 更新时间: 2018-04-23 07:03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快!重组阵型!重组阵型!”

    在韩方右翼的『邯郸军』腹地内,副将李邯声嘶力竭地吼喊着,希望喝醒附近一带懵懂茫然的麾下士卒。

    邯郸军的韩卒们,被秦军的铁鹰骑兵杀懵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曾经在上党战场、在魏国游马重骑的铁蹄侥幸逃地性命的韩卒们,此刻更是满脸的惊恐,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恐惧的回忆中。

    不少韩军士卒都觉得,秦国的铁鹰骑兵,与魏国游马重骑相比真的很相似,这种相似,让他们在面对铁鹰骑兵时,心底有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心理上的恐惧,至少在暴鸢的副将李邯看来,秦国的铁鹰骑兵是不如魏国的游马重骑的。

    魏国的商水游马重骑,那才叫人绝望:无论是人或者战马,皆披负着厚实的铠甲,弓弩无法穿透、刀枪难以使其损伤,只需一轮冲锋,数千乃至数万的己方军势,便彻底化作灰灰——这才是『绝望级』的铁骑!

    而相比较魏国的商水游马重骑,秦国的铁鹰骑兵虽然也披负着一定程度上的厚甲,但铠甲的覆盖程度终究不如游马重骑,以至于在铁鹰骑兵向前推进的同时,其实这些秦国骑兵也陆续出现伤亡,只不过邯郸军这边反击的力度不够,导致这些秦国骑兵的伤亡并不明显而已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这支秦国骑兵是可以力敌的,并非是像魏国游马重骑那样不可战胜的绝望强敌。

    “不许后退!不许后退!……后退者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韩将李邯与他的护卫们,临时客串了一把督战队,将一名又一名企图背身逃离的韩军士卒就地格杀,企图用肃杀来遏制己方溃败的势头。

    但是效果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片刻工夫,铁鹰骑兵便再次向前推进了两百余丈,击溃了一层又一层的防线,仿佛是一艘在汪洋中乘风破浪的巨船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看着己方军队节节败退,李邯焦心不已。

    忽然,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,双目一眯,眼眸中流露出几许痛心之色。

    原来在远处,秦将田猛奋力击杀了李邯的同僚吕援,将后者的头颅挑在刀尖上,正朝着四周的韩卒大声呵斥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报!……吕援将军战死!”

    传令兵姗姗来迟,向李邯禀告了这个噩耗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秦将乌钊、孟悦、田猛三人对邯郸军发动两面夹击的期间,战死的邯郸军将领又岂是只有吕援一人?只不过,吕援是除了他李邯外,当初就跟在暴鸢身边的老人,这位同僚的战死,让李邯感到分外心痛而已。

    『挡不住……挡不住了……』

    李邯下意识地捏紧了缰绳,仿佛置身于炭火当中,让他感觉莫名的心焦。

    秦将乌钊的进攻实在是太凶猛了,这个身高九尺、好似熊罴般壮实的秦人,别说让一般士卒感到惊恐,就连李邯都感到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亲眼看到那乌钊抡动手中一杆粗如孩童手臂的铁矛,一记横扫就将四五名韩卒击飞出去的时候,李邯险些吓得停止了呼吸:这莽夫究竟是吃什么长的?为何力气如此之大?

    『可恶!』

    看着秦将乌钊在己方军中大杀特杀,李邯恨不得跃马上前,亲手斩杀此獠!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秦军铁鹰骑兵之所以士气如虹、越战越勇,绝大多数原因就在于乌钊的勇武——这个秦人的莽夫,已经杀了他们邯郸军好几名将军。

    但李邯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那乌钊的对手,若他杀上前去,充其量是让那乌钊再添一份功勋而已。

    『无论是谁都好,挡住他……挡住那个乌钊!』

    李邯死死咬着嘴唇,龇目欲裂地盯着那个魁梧的秦军将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就听到右侧的邯郸军方阵中,传来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『那是……』

    李邯眯着眼睛,远远看到有一位己方的将军提着战刀,策马上前,朝着那秦将乌钊而去。

    『是暴鸢大人!』

    李邯既惊喜、又担忧。

    只见在李邯与众多邯郸军士卒的关注下,暴鸢提着战刀,从后阵一路杀到前线,一路上,他手中的战刀奋力挥舞,连续将十几名铁鹰骑兵斩落战马,惹地他身后的邯郸军士卒们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。

    原来,邯郸军的溃败之势,让在后阵观望战况的暴鸢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在无数邯郸军士卒崇拜的目光下,暴鸢左手牵着马缰,右手单手握着长柄战刀,面带微笑、神色从容,驾驭着胯下战马小幅度奔跑,好似信步闲庭。

    “诸君,莫叫北燕军与雁门军的同泽们,看我邯郸军的笑话啊。”暴鸢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暴鸢作为韩国的上将军,又是『北原十豪』之一,人格魅力非同一般,在他那温润的鼓舞下,他附近一带的邯郸军士气大振,坚定地跟随在暴鸢身上,对铁鹰骑兵展开反击。

    并没有人知道,其实暴鸢的心中,远远没有他所表现的那样从容。

    并非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他右腿的伤势。

    记得前年秋季,当魏公子润率军攻打韩国时,暴鸢曾率数百骑兵偷袭魏军的本阵,企图对那位魏公子润来个『擒贼先擒王』,没想到,商水军副将翟璜非常狡猾,故意露出破绽,引暴鸢偷袭,并且在最后关头,祭出了魏军最大杀器——连弩车。

    那时,暴鸢就非常不幸地被一支连弩射穿了右腿,连腿骨都被震断。

    当然,相比较那时候被连弩直接击毙的那数百骑兵,暴鸢这点「轻伤」,算是非常走运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暴鸢后来还是靠拐杖行走了大半年,更糟糕的是,在腿伤逐渐痊愈后,他隐隐感觉右腿使不上劲。

    起初暴鸢还以为是伤势并未痊愈所致,但后来他才逐渐明白,是他的右腿废了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暴鸢就逐渐放权给副将李邯,而自己则逐渐退居幕后,因为他知道,他的右腿已无法支撑他继续向曾经那样驰骋沙场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在邯郸军陷入绝境的时候,暴鸢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,否则,这三万邯郸军就会被五千铁鹰骑兵彻底击垮,继而拖累乐弈的北燕军与李睦的雁门军。



    暴鸢在心中却一个劲地鼓励着自己的右腿,因为由于方才他力斩十几名铁鹰骑兵的举动,使得他的右腿开始出现阵阵抽搐,好似万蚁噬骨,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他脸上依旧挂着从容镇定的笑容,仿佛面前数千名铁鹰骑兵,在他看来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嚯?”

    暴鸢那仿佛披靡天下的气势,引起了秦将乌钊的主意。

    与武信侯公孙起那种以计策、谋略制敌的方式不同,绝大多数秦人都倾向于以力服人,简单而粗暴。

    乌钊亦是如此,他作为秦人中被喻为『大力士』的勇士之一,碰到暴鸢这等仿佛媲美天下的猛将,见猎心喜,当即提着战矛杀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bing!”

    在无数秦、韩两军士卒的注视下,秦将乌钊手中战矛与暴鸢手中的战刀狠狠撞击在一处,在火星四溅之间,二将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“哈哈!痛快!”

    拨转了马头,秦将乌钊手指同样已调整了方向的暴鸢,喝问道:“我乃乌钊,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秦国的方言,与魏国有一定相似,在加上此时这个场合,因此暴鸢也不难猜到对方那番话的意思,从容不迫地说道:“我乃上将暴鸢!”

    “再战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看似二人仿佛形成来到对话,可实际上,两人纯粹就是鸡对鸭讲,根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能说,彼此作为沙场宿将,有些东西还是共通的,哪怕听不懂对方的话,也能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bing!”

    “bing!”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在短短几个眨眼工夫内,乌钊与暴鸢力战十几回合,隐隐有种平分秋色的架势。

    但暴鸢心底却明白,对方越战越勇,可他自己呢,力气却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他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腿。

    倘若右腿还能使力的话,他暴鸢方才就能将这员秦军猛将斩落马下,毕竟单论武力,他在北原十豪当中可是能位列前三的,虽不敌曾经的廉驳与已故的剧辛,但也并非寻常将领能够招架。

    曾经用七八分力就能擒杀的敌将,如今使出全力竟只能看看招架,这种落差,让暴鸢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但这种失落,暴鸢却丝毫不能表现出来,哪怕此刻右腿抽搐到令他难以忍受的地步,他也必须装作从容镇定,仿佛下一招就能将那秦将乌钊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好在秦将乌钊的勇武,暴鸢身后的邯郸军士卒也早已亲眼目睹,因此,倒也没有多少韩军士卒因此失望,反而在暴鸢与那秦将单打独斗的鼓舞中,逐渐振作士气,展开反击。

    『暴鸢大人……』

    远远看到暴鸢与秦将乌钊的打斗,李邯眼中露出几许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作为暴鸢的心腹,他当然清楚暴鸢此刻的状态。

    『暴鸢大人不会有事的,剩下的……』

    李邯将目光投向他所认为的铁鹰骑兵「第二猛将」,即那个叫做田猛的秦将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田猛亦是一名相当勇武的秦将,但相比较乌钊,稍稍逊色。

    眼瞅着那秦将田猛逐渐朝着他所在的位置杀来,李邯深吸一口气,静候着与对方即将交手。

    忽然,李邯心中一愣,因为他看到铁鹰骑兵的身背后,忽然杀来一支步兵,为首一员大将,挥舞着兵刃就迎上了那田猛。

    『那是……北燕军的骑劫将军?』

    在李邯吃惊的注视下,韩将骑劫挥舞着长兵器将十几名铁鹰骑兵斩落马下,随即侧面迎上了秦将田猛,若非那田猛也算机警,很有可能就被骑劫给偷袭了。

    『北燕军?北燕军来支援了?』

    看着骑劫身背后那些嗷嗷叫着杀入战场的北燕军步兵,李邯心中大喜,当即鼓舞附近的士卒道:“邯郸军听令,配合北燕军,对敌骑前后夹击!”

    无论何时,听到有援军赶来支援,总是能令人士气振奋,这不,在北燕军这支援兵的鼓舞下,邯郸军士卒们迅速重整防线,展开了反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此时韩军的右翼,当真是混乱不堪:两支铁鹰骑兵夹击邯郸军,竭力制造混乱;而李邯又率领一部分邯郸军,与骑劫率领的五千北燕军士卒对秦将田猛的两千铁鹰骑兵前后夹击。

    这使得无论是韩军,还是秦军,阵型都变得异常凌乱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毫无秩序可言。

    远远回望着右翼的混乱局面,北燕军将领李沧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李沧部,方才就坐落于骑劫部的后方,因此,他很清楚地看到骑劫曾率领其麾下士卒阻截秦将田猛的那一幕,也隐隐猜测到,己方右翼出现如今这等混乱,很有可能就是骑劫的失误所引起的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右翼的溃势让李沧感到十分忧心,但他却不敢率军前往支援,因为他的上司、北燕守乐弈命他遏阻秦魏联军左翼的第三波攻势。

    『……魏公子润,当真会令其左翼倾巢而动么?』

    李沧皱着眉头想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对面秦魏联军的左翼,响起了第三阵号角声,随即,秦魏联军倾巢而动,以接天连地的凶猛攻势,朝着这边压进。

    “全军应战!”

    随着李沧一声令下,五千北燕军步兵手持盾牌,构筑成防线,在他们身后,三千名北燕军弩兵弩矢上弦,随时准备攻击。

    『居然当真下令左翼倾巢而动?那位魏公子润在想什么?难道打算在这里,与我军决战?』

    神色瞩目地盯着远方即将来到的秦军,李沧抽暇看了一眼秦魏联军的后阵。

    他感觉这场战争的转变有些突兀:本来只是双方试探彼此实力,可突然间,就仿佛变成了决战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,李沧已顾不得再思考这些问题,因为当务之急,只挡住迎面而来的秦军。

    眼瞅着迎面而来的秦军骑兵即将进攻弩矢攻击范围,李沧抬起右手,高声喊道:“弩兵预备……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后阵三千名北燕军弩兵,高举军弩,准备越过前阵的步兵方阵,对秦军展开射击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李沧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后阵三千北燕弩兵当即扣下扳机,发动了一波齐射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李沧猛然发现对面的秦国骑兵忽然调整了方向,折道朝着北方而去,以至于弩兵的预判射击,全盘落空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沧龇目欲裂,脸上露出几许骇然大声,连忙下令:“上弩矢!上弩矢!”

    原来,在片刻之前,当阳泉君赢镹率领着左翼已为数不多的秦军,准备对韩军右翼发动第三波攻势时,他猛然发现韩军中央的『北燕军』,又有两个方阵整体向北移动,挡在他秦军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『北燕守乐弈……这是要援护邯郸军么?』

    阳泉君赢镹知道,自己想要乘胜追击、进一步扩大优势的企图,被对方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,毕竟此刻,韩军的右翼已一片混乱,只要他赢镹再率领一支军队杀到,增添乌钊、孟悦、田猛三人,那么,韩军右翼的邯郸军必定溃败。

    搞不好,他阳泉君赢镹的左翼军团,可以一口气吞掉韩军的右翼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秦魏联军的优势将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没想到,韩将、北燕守乐弈,早早就看出了这一点,提前增派援军,挡在他秦军的必经之路上,让他赢镹无法率军进攻右翼的邯郸军。

    『这个数目……约是五千人的方阵啊,后面的,是弩兵么?数量约有……两三千人吧?』

    在策马飞奔的途中,阳泉君赢镹估测着前方阻敌的数目,心下暗自盘算着。

    由于他连续两次派出了总共五千名铁鹰骑兵,此时他麾下的铁鹰骑兵,数量已不足一千,其余更多的是长戈兵。

    在秦国的军队中,长戈兵的地位介乎于戈盾兵与黥面军之间,虽然也属于正规军,但说得难听点,纯粹就是冲锋陷阵时的炮灰——当年在『魏秦三川战役』中,除了黥面军外,死的最多的就是这种长戈兵。

    不到一千人的铁鹰骑兵,再加上七八千长戈兵,真的可以击破韩国北燕军五千步兵方阵与三千弩兵方阵的组合么?

    要知道,铁鹰骑兵终究不是魏国的游马重骑,若是遭到三千名韩军弩兵的覆盖射击,可能还未靠近韩军的步兵方阵,就要折损一半人马,到时候,凭借寥寥数百骑兵,能对这支前来阻截的韩军造成什么威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阳泉君赢镹当机立断改变了原先的战术,策马奔至队伍前方,一边策马飞奔一边举起左手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仿佛是准备下令猛攻的手势,但实际上,却是提醒身后骑兵『随时向左迂回』的讯号。

    然而,韩将李沧却不知其中究竟,认为时机合适,下令麾下弩兵射击,却因为阳泉君赢镹提前率领一千名铁鹰骑兵向北迂回到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当然,虽然一波齐射落空,但说到底只是浪费了一些弩矢而已,只是这种齐射落空的失落感,对北燕军弩兵的影响还是蛮大的。

    因此,北燕军将领李沧一边下令弩兵们装填弩矢,一边稳定士气。

    还别说,阳泉君赢镹使其麾下千名铁鹰骑兵突然折道往北,仿佛要脱离战场,这还真令李沧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虽然李沧有些担心这近千秦国骑兵会不会无视他们的阻击,迂回绕过去进攻右翼的邯郸军。

    当然,倘若这近千秦国骑兵敢这么做的话,李沧有自信可以全歼迎面而来的那数千秦国步兵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秦魏联军左翼的威胁就解除了,后续他只需返军支援邯郸军,就能让秦魏联军左翼的攻势全盘瓦解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迎面而来的那些手持长戈、身披甲胄的步兵,李沧粗略扫了两眼,就对其做出了『几无威胁』的评价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北燕军至今为止,还未遇到过能与他们平分秋色的敌国步兵嘞!

    倘若是魏公子润麾下商水军那种堪称武装到牙齿的重步兵,倒值得北燕军提高警惕,可秦国的长戈兵这种几乎没有什么对矢防御的步兵,实在很难让李沧提高戒备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需两轮齐射,这目测七八千秦国长戈兵,恐怕就剩不下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因此,李沧最顾忌的,还是阳泉君赢镹亲自率领的那近千名铁鹰骑兵——这支骑兵的去向,将决定他采取不同的应对战术。

    但让李沧目瞪口呆的是,阳泉君赢镹麾下那近千骑兵,在脱离战场后,竟然没有迂回进攻邯郸军,而是驻足在远处,仿佛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『这……不好!』

    看了眼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那数千秦国长戈兵,又看了眼侧面远处虎视眈眈的近千骑兵,李沧当即就猜到了阳泉君赢镹的打算。

    对方是想让他左右难以兼顾:到底是选择用弩矢对付骑兵,还是对付迎面而来的长戈兵。

    果然,待等八千长戈兵,即将冲锋至距离韩将李沧麾下步兵方阵约只有一箭之地,在李沧五千步兵方阵的侧面,阳泉君赢镹亦率领着近千骑兵,再次发动了冲锋。

    如何选择齐射的对象?

    到底是针对那近千骑兵,还是针对那数千长戈兵?

    纵使是身经百战的李沧,此时此刻亦不禁有些慌乱,额头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思考再三,他做出了一个中庸的选择:各派一半弩兵,分别压制侧翼的近千秦骑,以及正面的数千步兵。

    然而待等这个命令下达之后,李沧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。

    因为中庸的选择,同样也是最愚蠢的选择!

    仅一千五百名弩兵,既压制不住近千名秦国骑兵,同样也压制不住数千名秦国长戈兵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他应该集中弩兵尽可能地打击其中一方,而不是分散齐射的威力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他就算后悔也晚了,在秦人的嗷嗷声战吼当中,八千名秦国长戈兵悍不畏死地冲向李沧部五千步兵方阵,而与此同时,阳泉君赢镹、魏将伍忌,亦率领着近千铁鹰骑兵,从侧面杀入。

    远远观望着李沧部的情况,北燕军南边数个步兵方阵中,将军『纪括』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幕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他的副将叹息说道:“李沧将军,做出了错误的判断……不过,魏军左翼的主将,亦不简单呐!将军,要不要去打探一下魏军左翼的主将?”

    纪括闻言摇了摇头,沉声说道:“没有工夫去做这些事……『他们』动了!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那副将转头望向秦魏联军的中路,只见一队队魏军,正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压进。

    那是魏国的商水军!

    这支魏公子润的直属精锐,秦魏联军的绝对核心之一,终于行动了!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小说网(www.infodos.cn) 手机版:www.infodos.cn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