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梦想为王

594、请讲出你的故事    文 / 中秋月明 更新时间: 2018-04-24 22:27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粟米儿确实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除了一如既往的生猛放翻白浩南这老司机,红润着双唇趴在白浩南身上细细喘息的时候说的是:“我听得懂你给那位高级官员讲的东西,关于足球可以带来的社会属性,但你要记得,你在中国面对的球迷,和在缅北,在溙国面对的不一样了,哪怕是在中国,十年前你面对的球迷,和十年后的球迷又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真有老夫妻一边娴熟操作,一边若无其事说柴米油盐的感觉,只不过粟米儿好像从来就没关心过柴米油盐,白浩南在这个时候,也只有足球才能让他一心二用:“怎么不同?不都是球迷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会儿也是球迷。

    粟米儿使劲咬了咬嘴唇勉力说话:“我在缅北和到首都就经历……经历了这样明显的变化,缅北人艰苦渴望和平,只要为了生存什么都能做,哪怕懒也能驱动,可首都以南的地区,大部分已经好多年没有战争,或者说过得悠然自得,他们追求安稳,不关心政治,知道吗,这在任何国家都会出现,只要一定时间段忘记了战乱,贫穷困苦以后,民众就会忘记,他们更倾向于享乐,我跟你说这个……也只是想提醒你,你的球迷群体在变,他们关心的事情,他们对社会,对政治,对足球的关注点也会变,你只要掌握了这点,就能穿透复杂现象看到本质。”

    忙碌的白浩南都吃惊了:“你这两年在干嘛?”

    粟米儿的身上红透了,跟她的唇瓣一样诱人酥软,还眼神迷离:“以前只是跟着妈妈……该死!不要提到她你就有反应好不好!”

    白浩南简直无辜!

    粟米儿还是断断续续解释了,那几年本来只跟着庄沉香处理公务,学习各种市政管理的基础,老实说,那时候粟米儿最大的愿望可能也就是陪着白浩南把特区经营好,可能在庄沉香的布局里面,女儿女婿如果能够把整个特区经营得铁板一块,在缅北那样的地方世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,她就可以腾出手全心全意的放到更高层面去打拼。

    但白浩南走了,庄沉香能做的就是把军务全面交出来,放弃武装力量却加倍营造自己的国际形象。

    这应该也是当初白浩南给她提醒的路子,但白浩南仅限于足球事业的形象还是小气了,当他还在战场上的时候,庄沉香把自己打造成了从金三角走出来的不屈女性,摆脱了**武装世家,全力维护民众民生,还造就祖国统一的这些符号重叠起来,六七年时间已经是国际上响当当的人物,也就是白浩南这种不看电视不看新闻还不上网的家伙不清楚而已。



    不需要武装力量来维护自己,而是国际舆论国际地位和在全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,特别是一个独立母亲带着女儿坚强面对生活的态度,很是博得了广大民众好感,同时当年的洪登将军现在正在朝着最高层面发展,所以笼络了庄沉香就能安抚好缅北地区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庄沉香的政治手腕颇为如鱼得水,艰难的是粟米儿。

    用姑娘自己的话说来就是起码有一两个月都处在恍恍惚惚的状态,没法停留在缅北,没法看到任何曾经生活过的场景:“因为那到处都是你啊,我都无数次想象过,打完仗你会怎么陪着我一起生活的地方,我没法看见任何熟悉的地方,好几次难受得都把枪口抵到头边了,最后还是选择出国留学,只有我成为更好的那个,才能完全获得属于我的生命,而不是属于庄沉香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欢愉之后白浩南也没什么羞惭之心,细细的用手指顺着米儿那富有曲线的光滑背脊摩挲,姑娘就像被摸着后颈窝的猫咪那样温顺,手足纠缠在一起淡淡叙述着自己的心路历程跟改变:“当然,还得是庄沉香的关系,还有庄家的财富,我才能前往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读国际政治学,因为那是你梦想去的地方,也是庄沉香希望我能够学习的东西,上个月交了毕业论文回到国内,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协助庄沉香梳理政务工作,她现在是国家议员……”

    白浩南当然随着这个身份有悄悄做个惊骇鬼脸,粟米儿不需要看,好像都能从身体接触的细节变化感觉到他在干嘛,轻拍一下:“现在我是她的办公室实习生,国家青年联合会委员,也是北部特区的青年联合会会长,未来我也会走上她为我打造的这条路,或者说你也一直希望我这样做,对吧?”

    靠在床头悄悄想从床头柜手包里面偷出自己手机的白浩南楞了楞:“不是我希望,你希望你能够做什么?”说完立刻好像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果然,粟米儿轻笑下:“我希望?曾经我希望永远靠在你怀里,做你背后那个什么烦恼都没有的小女人,可你走了,我不得不自己站起来面对一切,你知道我在英国有多么艰难的熬过那些日子么,你知道我不太喜欢读书的,很多时候我都跑到卡灵顿基地外面能看到训练场的地方,一坐就是一天,有时候碰到雨季,曼彻斯特的雨季你知道有多讨厌么?”

    白浩南抚摸那凉丝丝的如绸肌肤,好像是有雨水的润泽,却没安慰哄骗的话语,紧接着粟米儿的声音就变得冷冽甚至有点嘲讽:“再热烈的感情,也会在那样的温度下被浇灭,这个世界上连我的爷爷都会认可暗杀我或者把我交易到别的家族,庄沉香必要的时候更是可以把我当成筹码,你可以宁愿带上一条狗,看都不看我一眼的走掉,所以这个世界上能够支撑和改变自己的只有我自己,多么痛的领悟?哦?”

    猜猜白浩南说什么?

    这王八蛋竟然打了个响指表示庆贺:“我觉得很应该为你这种心态改变开瓶香槟,我给客房服务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粟米儿用半白眼和内收下巴的无奈表情,就让白浩南讪讪的收回朝向手包的爪子,声音也心虚:“每个调整改变自己心态的人都要经历这种……这种,他们庙里叫做涅槃的阶段,我经历过,你也经历过,甚至我们经历的都有对方功劳,这总比我俩傻不拉几的啥都不改变,真以为在缅北当个什么都不懂的老爷太太强,我找到了目标,你看过了世界,我真的很庆幸,我没认为我伤害过你,起码你没有带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光着身子的姑娘侧卧撑头,自然轻松的让两点雪中梅花展现了体态优美,可表情没变:“好,现在请讲出你的故事……”

    白浩南也光着坐起来,很不要脸的耸耸肩:“回国就两件事,搞足球和找回来一个个儿子女儿跟孩子的妈,迄今为止足球带动了近千名孩子,然后自己有六个儿子、三个女儿,年龄从半岁到六岁一顺都有,大部分集中在六岁左右,其中最大的儿子到现在也不知道妈妈是谁,没资格跟谁说结婚,单亲妈妈独立把孩子生下来、抚养长大,经历的痛苦肯定比你或者庄沉香这个单亲妈妈艰难多了,我是虱子多了不愁,抱歉也抱歉不过来,再说我这人就这样,情况既然是这样了,孩子我抚养长大是我的责任,孩子妈妈我好好对待照顾,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由自在的工作生活,碰到这样嗨皮下也行,我尽量想把所有注意力放在球场上,可……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忍下的话当然是以为今天放个假,结果看起来还要加班!

    因为北部特区青年联合会会长的手已经伸过来了,哼哼哼冷笑:“看来你还很忙哦?”

    白浩南谦虚:“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,前年我接待罗马里奥,他的私生子好像一共才六个。”

    如此惫懒的家伙,让粟米儿终于痛下杀手:“老子废了你!”

    还好白浩南跟她没少斗争过,他俩打一开始就是狂野的交流风格,好一番折腾又就加了个班才把体力消耗掉,白浩南都要求饶了:“能不能别这样!不就是过来玩几天嘛,我们要讲究个来日方长……”

    议员办公室实习生媚眼如丝:“是吗?你打算跟我到缅奠去生活?我不可能放弃我拥有的一切再来傻乎乎的跟着你了,这是你教我成熟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白浩南简直感天谢地:“最好最好,您忙您的,有空来度假我们再交流下?我真的很忙,让我打个电话,都特么快十一点了,我那边整整一个团队等着我的消息啊,几个小时都不知道我去了哪里,万一真以为我违反了什么国家安全被镇压了!”

    粟米儿慵懒的抬手恩准了,久疏战阵的她还有个体能恢复的过程,再说白浩南耕地功夫也还行,所以感天谢地的找到手机拨打,于嘉理简直狂嘲猛讽:“可以的,可以的,几个小时没音信了?玛德我都想去学陈素芬买个小本了!你说!几次!”

    白浩南脸皮城墙转弯那么厚的:“于儿,说正事,说正事,我能打这个电话都是不容易的,我现在认为每件事情都有因果关系,你知道吗?佛教里面的因果,既然发生了,就必然会产生结果。”

    于嘉理哼哼哼得无比响亮:“继续,继续掰,我看看你现在嘴上功夫是不是刚刚又热身锻炼过!”

    白浩南觉得孩子妈的战斗力才是蹭蹭的往上窜:“差不多嘲笑下就可以了,最重要的事情是,江州市副市长也在参加这个东南亚经贸论坛,正好晚上的酒会就遇见了,我把下午我们讨论过的收购方案跟宗旨汇报后,很满意的基本口头同意了整个收购案,剩下的金额方面就是你们的功底了,有位姓郑的……应该是处长,你记下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于嘉理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悻悻的不甘:“对嘛,乔子说你曾经想当鸭子,我怎么有种你出卖色相才把业务拿回来的艰辛,还不能说你了!”

    白浩南连忙把语气衰弱些:“那就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于嘉理正在冷笑,白浩南感觉身边忽然窜起个身形凑在电话边娇滴滴:“嗨,先生……你的身材好棒……”

    气得那边于老板怒骂一声:“白浩南你个王八蛋!”然后啪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白浩南却松了一大口气,用看女儿的表情指自以为诡计得逞的粟米儿:“你呀,就是调皮……”

    粟米儿顿时也觉得有点失策,完全坑不到他,反而让自己又找到那种禁忌的感觉跃跃欲试!

    可身体熬不过这种铁打的犁耙啊。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小说网(www.infodos.cn) 手机版:www.infodos.cn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