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召唤我吧

第358-359 开端    文 / 悦燃 更新时间: 2018-04-25 06:26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芈玥嗔怪的瞧了殷月华一眼。

    我正愁这些浑水摸鱼、滥竽充数之辈充斥门中上下,就想借机将他们清理出去,偏你心软多事,平添了许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一声提醒将泛开的骚动立时止住,就连“偷偷消失”的人也应声减少了大半。

    不错,天下之大,何处还有吾辈之家?

    难道真要遁入蛮荒去做那茹毛饮血的野人不成。

    芈玥眼瞧这次打算不成,就没做多的纠缠,等两个时辰的期限过去后,提起扬声的说道:“很好,出发!”

    这时,教廷的大主教和祭祀们才有机会担当主角,一番复杂、庄重和热闹的祝祷仪式过后,道君的神像和徽章被请上旗舰,芈玥带着百十名中坚和高层,昂然登舰!

    万余军阵分乘百余艘飞梭和灵舟,浩然启行,按照特定的路线,在空中飞过了一条弧形的航线,一路汇合各个小教区的附属势力,等抵达目的地已经两日后,而这时的灵舟已经有了两百余艘,修士近两万人。

    这两万人教廷修士,修为最高的不过是金丹后期,金丹期的真人也不过十余,绝大部分都是练气期的低阶弟子,用他们摇旗呐喊,做一些辅助性的战场打扫工作,还是能够胜任的,却决不能成为主力和依仗。

    因此,分配的地点也并不是什么正面和前线,而是预计战场的侧后方,以庞大的基数和兵力防御一些不甚重要的侧路和空隙,防止敌人出乎不已的大胆穿插,迂回到交战现场的后方。

    至于担当此次主力的,还是这里的原住民——兽潮!

    碧波门刚刚扎营不久,就看到不计其数的异种和异兽成群结队的从自己的辖区内通过,这人与兽的关系,在这里表现的也并不和谐,颇有些人见猎心喜,眼看灵石大摇大摆在身前招摇过市,就忍不住偷偷出手。

    芈玥安营扎寨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处理这些愚昧又贪婪之辈。

    十余颗大好头颅高高悬挂,立马就扼止住这股歪风邪气。

    只是治表不治里。

    这里就可以看出一个隐忧,教廷也是人,这人与兽的关系该如何处理?

    异兽、荒兽原始此地的主人,他们这些外来者,想要裂土封建,想要建功立业,就必须从这些原住民手中夺取生存空间。

    人与兽和谐相处,共存共荣?

    别逗了,那些依靠本能行事的异兽荒兽不去说他,就说这些修士,那个不眼馋天材物宝,那个不在争抢修行资源?

    异兽和荒兽固然可以吃人,人同样可以取它们身上的精华,这是天经地义之事,谁要是唱反调,推行什么和谐、自然、共存,那不是疯了就是傻了,别说一个道君,就是十个也无法消融这种最基础的认知和利益驱动。



    教廷修士,大多散布在几经清晰、饱受摧残的缓冲地带,这里原本就是无主之地,暂时,这样的问题还不明显。

    这就需要苏成取舍,也是在考验他的智慧了。

    好吧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忙了十余日,总算将这两万余修士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教廷大量的低阶神职人员开始“下连队”如基层,担当如同“政委”般的角色,芈玥和碧波门指派的人,担任“军事主官”,这是早就商议好的事,尽管芈玥对此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奈何,教廷势大。

    碧波门以前还以“神道门”自居,现在提都不提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一来,分身独立,已经和苏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。

    二来,苏成的境界提升,眼界更远更宽,原来准备将碧波门发展成栖霞派那样的超级宗门,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,裂土封建之法取而代之,碧波门的地位就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三来,分身不在,“失踪”已经年余,如果不是教廷早有神谕,明言他正担负这一项特殊使命,目前无暇分身,芈玥早就寝食难安了。

    教廷入驻,代表一切步入正轨。

    摆军阵,行军法,将一群乌合调教成纪律严明之军,绝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办到的事。

    每日除了例行的警戒、封锁和哨探任务外,芈玥全部精力就扑到这些事物上,也只有在夜深人静,一人独处的时候,才会拿出娘亲最后寄来的那封信,每每垂泪,展现出茫然和忧惧的软弱之态。

    “吾儿见信,当知为娘已经进入死室,闭关冲击元婴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曾言,侥幸成功只有十之一二,以今日之情形,你我恐无相见之期。”

    “切勿忧伤,不必垂泪,娘之一生,享过尊荣,沐过繁华,到老来,功名利禄皆不足道,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孩儿啊,你有天资只缺性情,为娘这些年看过来,这性情一块,你着实有些长进,只是还缺一味主药—那就是自信!”

    “孩儿啊,多活几日,不过是苟且偷生,与其庸庸碌碌的活着,为娘更希望看到你十八岁之前的骄傲和风资!”

    “那枚劳什子“金丹”还是丢了吧,它能使你筑基,也能让你大道绝途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活到为娘的寿数,就会明白,庸庸碌碌的活着,日日夜夜的苟且,是多么无趣和痛苦之事!”

    “见信之日,就是为娘闭关之时,不成元婴,就当绝笔!”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芈玥读着读着就泣不成声,通篇言辞,没有一个字是说芈家的要求,老祖的期盼,还有她因为自己所受到的排挤和责难。

    叛了家的女儿,不是亲人,就是仇敌。

    然而,字里行间的殷切期盼与激励,让芈玥每每览信自审,都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她问自己,娘亲说的可有道理。

    她明白,这个世界上,也只有娘亲能够全然无私对自己全心全意。

    泪眼朦胧中,她摸出道君赐予的那枚“金丹”!

    看着它散发的诱人光泽,品味其中浓郁的道韵和灵力……



    这代表着筑基,代表着一倍的寿数,代表着地位、力量、权势与财富。

    然而,信笺上的言辞流淌在心间,娘亲进入死室,也斩断了她最依赖的支柱。

    良久!

    芈玥一咬牙,运功于掌,然后向这枚“金丹”狠狠的拍下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仙丹碎裂了,浓郁的药力一瞬间弥漫整个静室,宝贵的天机和道韵就像挥发的蒸汽,一眨眼就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的痛苦、后悔、急切、恐惧一瞬间笼罩了芈玥的身心。

    就在一个“不!”的狂呼即将出口之际。

    那封信却无火自燃,同时一个痛彻心扉的冥冥感应从远处传来!

    这个即将出口的“不”,就变成一个痛苦和茫然的呐喊:“娘亲!!?”

    信笺燃烧,烟尘最终勾勒出一个宫装贵妇的幻影。

    幻影凭空立在她的身前,遥遥的抚了下她的头顶,然后转身,飘然远去。

    “娘亲啊!!”

    这声呼唤真是宛如杜鹃泣血一般,这一切感应和征兆,无疑是在告诉芈玥一个残酷的真相。

    娘亲走了。

    冲关失败了。

    这一走就是天人永隔!

    相见无期,相见无期!

    在这种重大打击面前,是崩溃还是涅槃重生?

    在包括仙丹在内的所有,都已经失去的情况下,是独自前行还是彻底沉沦。

    骤然间,一个关乎芈玥根本和所有的十字路口就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殷月华早早的起身,先去丈夫静坐的内室看了看,见那一炉“春芽丹”的药香已经有了八成的火候,石敢全心投入、彷若无人的照料着。

    满意的点了点头,制止了炼药弟子的通报。

    回来后,先去了议事厅,果然有一大堆的麻烦事正等着她来处理。

    几位新晋的长老因为没有得到掌门师兄的最终确认,行事就比较小心,处处以她们这些老人马首是瞻,不想担责,就万事推托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是什么情形,这两万多人的军阵要想捏合在一块,可不是一人两人,一日两日能够办到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这些人的做派,就很刺殷月华的眼。

    只是年岁越大,殷月华就越发软和,自从知道自己结丹无望,就处处与人为善。

    眼下也不能明说,只能强制按耐心中的不悦,投入到繁忙的琐事中去。

    三日一小操,七日一大操,今日正是小操之日。

    安排完这些琐事,处理了警戒和搜索方向的发现,两万修士,百余衔接的阵列已经就位。

    报信的弟子落雨不绝,殷月华的令旗不断分发,到了最后,身下的座舰也悠然浮空,加入到诸多阵列的中央,处于阵眼的方位。

    今日天公作美,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,两百余艘各式舰船就成了空中的云朵,巍然的肃杀阵列,却不见任何人为雕琢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就像是自然生成,就像本来就是一片云海。

    “七星同列,起!”

    “天狼!”

    于是,空中的这片云海就骤然一变,从无害变为凛冽,从松散完成坚实,一个隐隐约约的狼首符篆出现在云海表面。

    狼口张开,獠牙显现,一个亮点出现在狼口的漆黑处,又在一个眨眼就膨胀成一个高亮的能量光团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处荒山被凭空抹去,抹去的位置,大地成琉璃化的平面,喷射而出的高亮射线再次横扫,又将这层琉璃化的表面气化,露出地下黝黑的岩石主体。

    殷月华立在舰首,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,一抬手,天狼幻影就从云海中消失,凛冽变为平和,坚硬变为自然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云海漂动起来,开始以浩大军势,巡视己方负责的防区。

    行到中途,遇到第二处演阵的所在,殷月华一挥手中的令旗,正要如法施展……

    “刺啦”的一个刺耳音爆之声,然后一朵盛大的紫色礼花就在军阵前方的空域盛开。

    殷月华的脸色一变,手中的令旗换下,用一面黑色的小旗将旗舰上的旗帜尽数换下!

    漆黑如墨,真是而肃杀之意就以闪电般的速度传递到每个神经末梢。

    南方预警!

    两万余修士齐齐色变。

    这就要开始了吗?

    前些时日不是还听说,对方正在几千里之外排演聚合,就算最快,也要拖到明年了,怎么会在今日。

    就算是今日,为什么前线没有烽火,反而自己这侧后方遇到战事?

    骤然兴起的紧张与惶恐,并没有干扰到正在演习的军阵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军阵的飞行的姿态与速度骤然加快,个别修士和舰船就算是有别的想法,这个时候也只能被胁裹着,硬着头皮向遇警的方向,滚滚而去。

    行不多久,就见远处的天空染上了一层妖异的红霞,诡异的粉红色雨滴正在倾盆而下,地面上积累起了一层粉红色的涂装,唯一的例外就是那个小小的遇警哨所。

    哨所所在的灵山撑起的大阵护罩已经岌岌可危,这些粉红色的“水”,不知是何来由,看似无害,却有极大的腐蚀性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让人警惕的缥缈雾气在空中弥漫,也不知是那只灵舟首先发现蹊跷,很快一个发现就汇集到旗舰上来。

    却是漂浮、活动在水面上的骷髅!

    鬼修!?

    殷月华脸色一寒。

    其他人心里却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是鬼修就不是战争的真正开启,鬼修只是小麻烦,再厉害的鬼修难道还能抵挡这两万余组织起来的军阵?

    就在浩大军阵即将飘进粉色烟雨天地的时候,殷月华却一挥小旗,将军阵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右之人以为她谨慎,却不想她脸色大变的回身,远望营地的方位。

    其他人随同转身,一起探查。

    “劫云!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筑基了,这可真会选时候!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禁声!”殷月华以罕见的严厉斥道:“全部调头,我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回去?”所有人都不明所以,“这哨所不管了?这不知什么鬼修选这个时候捣乱,一定有什么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筑基的不是别人,是庶务掌门!”殷月华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会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军阵只是救下哨所的修士就匆匆而回。

    粉色的烟雨随后不久就消失干净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鬼修大队人马,眼见猎物已经走到陷阱入口,却突然脱身而走,同样意外不已。

    如此,两日后。



    也是从此刻起,连慢不断的鬼修袭击和侵扰事件开始泛滥。

    苏成在神国中听闻,冷冷一笑,对那垮掉的佛台方向说道:“你这是彻底的不要脸了!?”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小说网(www.infodos.cn) 手机版:www.infodos.cn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